"海平面 100 米下:来自沙漠的慈鲷 [图片] 你知道吗?在炎热的沙漠中居然也有慈鲷栖息。令人惊讶的是,它们可以生活在很小的水体中,而且生活条件非常极端。同样令人兴奋的是,这些具有高度适应力的鱼种终于可以悠游在我们的水族箱了! 图.文|Anton Lamboj(奥地利) 翻译|Flair Wang 、鱼水圈(简体中文) .."

海平面 100 米下,来自沙漠的慈鲷

本贴最后更新于 436 天前,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渤澥桑田

海平面 100 米下:来自沙漠的慈鲷

【鱼水圈APP下载iOS】 | 【鱼水圈APP下载Android】

你知道吗?在炎热的沙漠中居然也有慈鲷栖息。令人惊讶的是,它们可以生活在很小的水体中,而且生活条件非常极端。同样令人兴奋的是,这些具有高度适应力的鱼种终于可以悠游在我们的水族箱了!

图.文|Anton Lamboj(奥地利)
翻译|Flair Wang 、鱼水圈(简体中文)

这条被称为 Wadi Sukoray 的季节性小河只有 500-600 米

如果你想亲眼见到我在本文中所介绍的慈鲷,你必须先准备以下的物品:坚固的宽帽、太阳眼镜、高效的防晒乳和大量的饮用水。跟我一起去到埃塞俄比亚(Ethiopia)的达纳基勒洼地(Danakil Depression),其中一些地点低于海平面 100 米以上。而这次旅程的主要目标就是:达纳基勒属(Danakilia)慈鲷。

在 Sukoray 河中的一条未命名的雄性秘鳉(Aphanius sp.)

可能有很多慈鲷迷,甚至经验丰富、知识渊博的玩家都不熟悉这类鱼。这些鱼种从来没有被慈鲷爱好者饲养过,也很少在科学文献报导。多年来,被 Vinciguerra 于 1931 年所描述的罗非鱼只有Tilapia franchettii这一种。据我们所知,这种慈鲷只分布在埃塞俄比亚东部的达纳基勒洼地部分地区,离厄立特里亚(Eritrea)边界不远的阿夫雷拉湖(Lake Afrera)。1968 年,van den Audenaerde 为这个物种设立了达纳基勒属(Danakilia)。一直以来Danakilia franchettii这个物种已知只有存在于标本之中,2016 年初由 G. Chiozzi 所拍摄的活体照片终于出现在人们面前。

2010 年时有第二个物种被描述:来自阿巴迪德湖(Lake Abaeded)东部的D. dinicolai(Stiassnyet al. 2010)。来自该湖域中的活体照片也被公布,但活体仍尚未出口。

不存在于爱好者中

新达纳基勒属慈鲷(Danakilia sp.)的亚成个体在 Sukoray 河中觅食。背鳍后方的罗非鱼斑很明显

达纳基勒属鱼种属于罗非鱼慈鲷家族(tilapiine cichlids group),并且与传统的罗非鱼属(Tilapia)种类关系密切。根据目前的研究结果,这家族与雀丽鱼属(Alcolapia)和伊朗丽鲷属(Iranocichla)关系密切。达纳基勒属也有类似的生态偏好。所有这三属鱼种都是在非常独特的栖息地中被发现,水温在 30-40 ℃之间,盐度超过 10,000 µs/cm。

我的主要兴趣是西部和中部非洲的慈鲷,但我总是对来自非洲其他地区的河产慈鲷深深着迷,特别是如那些非单色鲷(haplochromine)类的鱼类。所以我有一段时间对达纳基勒属慈鲷特别留意,并试图取得D. franchettii这个鱼种,但在 2008 年并没有留在埃塞俄比亚实现这个目标。不幸的是,埃塞俄比亚这个地区已经好长一段时间相对难以进入了,当局不愿意发放采集这种物种活体标本的许可证。
2010 年我有机会对第二个物种D. dinicola进行研究,我也对这个属种更感兴趣了。总体来说该鱼种标本自从在 2001 年由一位探险的意大利科学家采集发现之后,到现在 2007 年,唯一还在研究的只剩 Melanie Stiassny 和我了。
从我对两个物种所保存标本的调查研究,我已经知道它是一种相对小型的鱼种,总长约 10 公分。从D. dinicolai的照片中也得知它们存在着明显的两性异形(sexual dimorphism)。野生雄鱼有一个类似牛头鲷(Geophagus steindachneri)般非常巨大的头部隆起。在厄立特里亚旅行被认为是极其困难且不安全的,该国与外界有很大隔绝,所以取得D. dinicolai活体标本的可能性似乎比在埃塞俄比亚采集D. franchettii更低。

我们第一次看到的 Sukoray 河。柽柳的存在表示地面中含有水分

意想不到的考察机会

2014 年秋天,米兰博物馆的一位朋友和同事乔治.基奥齐(Giorgio Chiozzi)告诉我他想要前往厄立特里亚采集D. dinicolai时,我感到非常惊讶。他计划造访阿巴迪德湖和周围地区的水域寻找鱼只。我写信给乔治并表达我的心愿,当他说这没有问题时,我很高兴。虽然我们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准备旅行,乔治可以取得我们的签证,并获得我们需要在国内旅行的许可证。通常,厄立特里亚的旅行者只能被允许前往首都阿斯马拉(Asmara)。额外的授权可以准许从阿斯马拉到马萨瓦(Masawa;红海的一座城市)和周边地区。另一方面,达纳基勒洼地是一个管制区,只有军事人员和有特别许可的人才能进入。由于叛军和强盗的存在,该地区也非常危险。

就在 2014 年圣诞节后,乔治和我以及我两个同事一同前往厄立特里亚。乔治提早几天到以做准备。他安排了两辆车并做好装备,确保我们有大量的饮用水。我在 12 月 27 日午夜后不久到达。在边境完成手续后,没有搭便车,直接睡在一间相当不错的酒店几个小时后我们才离开。除了我们四人小组外,还有厄立特里亚国的两名官方代表,Michael Kalaeleb 和 Futsum Hagos,他们也是所有旅程和采集许可证的负责人。

这次旅程首先带领我们穿过位于马萨瓦东部阿斯马拉山脉的壮丽景色,这里海拔有 2,000 米,然后沿着红海海岸往南行约 100 公里。然后我们再次转向西边,进入达纳基勒洼地。黄昏时我们终于到达一个叫 Adaito 的小村庄,我们请求留在此处过夜。居民特别好客,我们甚至没有打扰我们的帐篷,吃完晚饭一阵闲聊后(一些居民讲意大利语),我们被允许在村里的社区中心睡觉。这次造访非常不同于我以前在这个沙漠景观的经验。没有电或其他舒适的现代生活。当我一早醒来走到外面,这里一片寂静。没有见到其他人类或动物,而且日出是如此的美丽。

一只雄性的达纳基勒属慈鲷(Danakilia sp.)在 Sukoray 河中的繁殖窝上方

来自 Sukoray 河、占优势地位的达纳基勒慈鲷雄鱼(Danakilia sp.)具有华丽的色彩

Sukoray 河

我们的首次发现-不是慈鲷,而是一种来自 Sukoray、还未描述的非洲沙漠鳉鱼-Aphanius sp.

早餐后,我们向村民挥手告别,开车进入达纳基勒。在大约两个小时内,我们到达了一条称为 Sukoray 的季节性河流,这种季节性的河流智能通过生长在山谷最深处一条狭缝中的柽柳(tamarisks)来识别。在这里不仅有潮湿的土壤,使植被可以生长,而且我们还发现了一条小溪流,大约 500 – 600 米长,由残余雨水所滋养。在一些区域水非常浅,只有几公分深,底部覆盖着藻垫;在其他地方则有多达 150 公分深的池子。但最棒的是有鱼在里面游动!起初,我们只看到 1-2 公分长非常小的个体,很明显是鳉鱼;后来明显看得出它们是秘鳉属(Aphaniu s)的成员,长得很像异色秘鳉(Aphanius dispar) ,但可能还没有被描述和记录。

几分钟后,我们也能看到一些更大的鱼,长达 10 公分,很明显是慈鲷科鱼类。大多数是灰色或灰褐色;有一些在它们的身上有着黑色分隔号纹路。但有一些雄性个体的体色真是太棒了!它们的头和背部是深橙黄色,背鳍有明亮的蓝色斑点,而且身体是黑色的。

我承认我一开始很困惑。这是什么物种?我知道我们期望在这个地区发现的达纳基勒属鱼种是一种罗非鱼,但是根据它们的行为、动作和体色,这些鱼看起来更像是单色鲷,而且让我想到奈里朴丽鱼(HaplochromisPundamilianyererei)这个鱼种。但是,其明显隆起的头部却又不像。

水族箱中一只占优势地位的达纳基勒鲷(Danakilia sp.),来自 Sukoray 族群

不论如何,这几只鲜艳多彩的雄鱼,每只鱼捍卫着小于 0.3 平方公尺的面积,包括一个非常小的洼坑。看了一会儿,我们确认它们是罗非鱼类(tilapiine)慈鲷。在幼鱼以及许多成鱼和年轻个体身上,罗非鱼斑点在背鳍上清晰可见。这些鱼显然属于达纳基勒属慈鲷,但在颜色上却与D. dinicolai显著不同,所以这可能是一个新的物种。我们还观察并采集到口孵中的雌鱼,这马上就显示了它们的育种策略:它们只是连续性的一夫一妻制(亲鱼不会长期配对),雌鱼会照顾鱼卵和鱼苗。

水族箱中一只来自 Sukoray 的达纳基勒慈鲷雌鱼

我们也采集了达纳基勒属慈鲷和秘鳉属鳉鱼的活体样本,好让我们可以在家里进一步观察。当地记录的水质:总硬度为 240 ° dGH、电导率超过 12,000 µS,但碳酸盐硬度只有 7 ° dKH,这可能是由于达纳基勒这个地区富含钾的缘故。水温为 29.4 ℃。这个地区低于海平面约 35 米。

Gali Coluli 河

我们在该地区度过了几天,研究了两条河。另一条是 Gali Coluli,低于海平面约 110 米,我们在其中发现了与 Sukory 河相同的鱼类,只是这里的达纳基勒属慈鲷比 Sukoray 河的那些体色更深沉。
我们还捕获单一的雄鱼,比 Sukoray 河的个体体型大了约 50 %。然而,它们既没有像驼峰般隆起的头部,也没有强势的 Sukoray 河雄鱼那样美丽的色彩。有一只个体有着非常厚的嘴唇。我们需要更仔细地研究它们为什么会长这样,但它看起来像正在进行演化。
在第三条河-Wadi Sariga,我们只发现了秘鳉,虽然乔治几个月后证实了达纳基勒属慈鲷的存在。

来自 Gali Coluli 的达纳基勒慈鲷(Danakilia sp.);注意它的大嘴

不幸的是,我们无法在这次旅行中采集到D. dinicolai。我们想去阿巴迪德湖,尽管距离那里只有 7 公里,但因为安全问题,我们的司机突然拒绝进一步前往。这一天已经太晚了以至于无法步行。我建议在巴达(Badda)村过夜,然后第二天早上去湖上,但这个需求很快被拒绝。Futsum Hagos 说:「你可以在白天时待在这里,但如果你留在这里过夜一定会被杀掉。」我们在这个国家住了几天,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和观察,但我们的重大成功当然是我们发现了一种新的物种。

在水族箱中的达纳基勒属慈鲷(采集回来的)

正如我提到的,我们从两处地点采集到了一种未命名的达纳基勒属慈鲷(Danakilia sp.)。乔治和我各带了几只约 2 公分长的小鱼回家。我把它们放入两座 100 升的水族箱中,把两个产地的鱼分开饲养。我试图让水质尽可能接近自然条件–即使这些鱼可以忍受不同的水质,但我不想心存侥幸。我利用海盐和少量的天然石膏混合物,把我的自来水调整到与 Sukoray 河大约相同的水质,并将温度设在 29 ℃。在鱼缸的底部,我放置了细沙、一些石头和几个树根;看起来并不华丽,但很接近自然栖息地。

一开始我使用标准的薄片饲料和螺旋藻锭。我从来没有见过鱼吃东西如此狼吞虎咽。我是少量喂食的支持者,但对这些慈鲷来说是不可能的。由于庞大的胃口,它们长得很好,但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快。
到了 2015 年 9 月,当它们约 10 或 11 个月大时,这两个族群中最大的雄鱼个体已达到约 8-9 公分的长度。来自 Sukoray 河最大只的雄鱼开始发育出独特的驼峰头部以及美丽的黄橙色,而来自 Gali Coluli 河最大的雄鱼具有一个相对较小的头部。大多数 Gali Coluli 河的鱼只体色仍保持深色;它们只会暂时展现出更强烈的体色– 但基本上只发生在野外。头部隆起的幅度在几天的过程中也可以显著增加或减少。显然,这与鱼只的繁殖准备密切相关。

来自 Gali Coluli 体型最大的达纳基勒慈鲷(Danakilia sp.)雄鱼

每只雄鱼会挖掘一个几公分深的小沙坑,防御对手并吸引雌性。到目前为止,雄性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严重的小规模冲突,只有撑开鱼鳍和短暂的追逐这类威吓动作。新的达纳基勒属慈鲷的求偶行为并不像我知道的罗非鱼类物种,比较像是单色鲷类:雌鱼会头部朝下摇晃,在沙坑上方快速盘旋,并快速追逐驱赶任何靠近的生物。当雌鱼准备产卵时,摇晃和盘旋的频率会增加。她开始跟雄鱼在坑洞上方绕圈,此时她们相对较小的生殖乳突会更加接近地面。过了一会儿,她产下了第一颗卵,是黄白色的,直径约 2 公厘。雄鱼会游在鱼卵上面授精。然后雌鱼会立即把鱼卵含进她的嘴里,不久后开始产下另一颗卵。当雌鱼产完卵后便游走了,既没有被占优势地位的雄鱼骚扰,也没有被其他个体追逐。

大约三个星期后,它长出一个驼峰般的头部,然后就消失了

口孵期持续 19 至 21 天。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一旦鱼苗离开雌鱼,雌鱼便不再照顾它们。在鱼苗被释放前不久,我意识到我必须把口孵的雌鱼放入繁殖缸中,否则缸里的幼鱼会被其他成鱼吃得精光。我给幼鱼喂食与成鱼一样的食物– 人工薄片饲料。

看起来很奇怪的事情是,到目前为止,我只成功繁殖了来自 Sukoray 河的族群。虽然来自 Gali Coluli 河的个体饲养在相同的条件下,且优势的雄鱼正热切地夸示着,甚至雌鱼也时常在他的沙坑中环绕,但我没有见到任何一只口孵的雌鱼。这个原因对我来说尚不明朗。但至少有一个族群已经产下了相当多的幼鱼,所以我可以开始把它们的后代分开饲养。

最后的想法

不用说,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将这个鱼种饲养在水族箱中,因为如果它们从爱好者手中消失,便很难再次取得– 记住,该国,特别是达纳基勒地区是很危险的,而且很难前往游览。
在我看来,这种鱼的栖地还存有一个风险-当地正在进行研究大规模开采钾的可行性。可以肯定的是,厄立特里亚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可以肯定会利用这项收入,但由于地形的大规模开发,景观将发生巨大变化,这可能会影响土地在旱季储水的能力。水会在降雨后流失或蒸发更快,季节性小河将不会有水体残留。水位也可能下降,这些河水将会终结-至少有大部分。我知道没有研究或模拟来确定钾开采对该地区的水文影响。这不仅对鱼类和野生动物很重要,而且对居住在那里的人特别重要。如果水蒸发太快或地下水位下降,他们可能会失去生计。

回到鱼只本身:我们现在至少还有一种达纳基勒鱼种在我们的水族箱里,并有机会长期被饲养。痴狂的慈鲷玩家在未来可以帮这个物种扩散出去,我们可以好好珍惜这个鱼种、这个机会。

致谢

我想感谢乔治.基奥齐策划和带领这次旅行;厄立特里亚林业和野生动植物管理局,特别是 Futsum Hagos;厄立特里亚海洋资源部 Yohannes Mebrathu 和 Tecle Alemseghed;南博尔德矿业公司的厄立特里亚分公司提供住宿和援助;Adaito 村的存民提供住宿和大恩大德;后勤援助 Giuseppe De Marchi 和 Giampaolo Montesanto;以及 Mauro Fasola 和 Eleonora Boncompagni,他们陪同我们旅行。

本文转载自《AMAZONAS 》Jan/Feb 2017 : African Soda Cichlids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鱼水圈。

【鱼水圈APP下载iOS】 | 【鱼水圈APP下载Android】

【鱼水圈APP下载iOS】 | 【鱼水圈APP下载Android】
6 回帖   
请输入回帖内容...
  • 鱼水社圈管理员  

    原来新鱼种的发现和记录就是这样“坎坷”的过程呀

  • 昭君  

    虽然这几种鱼都很不容易,但是,真的,很丑😂

  • 误人子弟老马  

    原来当个鱼类学家这么苦啊

  • Du叔  

    敬佩!
    极具难度的野采活动😂

  • 乌溜溜的黑眼珠  

    尽管这个鱼不咋好看,还是很喜欢这样的文章。请各位大神多多翻译一些干货文章回来学习🙏

  • 西米露  

    可能还有很多类似的鱼种,因为类似这样的一些原因,没有能够被广大的鱼友了解和熟悉吧

请输入回帖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