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过去也称为沙劳越,马来语又称作「犀鸟之乡」(Bumi Kenyalang);位于婆罗洲(Borneo)的西北方,为全马面积最大的州,和沙巴( Sabah)同为马来西亚在婆罗洲领土上的两个行政区。首府为古晋市(Kuching),是全州的经济和政治中心。近二十年来,由于伐木业和棕榈油园的需求,让砂拉越原始热带雨林的 .."

婆羅洲 砂拉越 Sarawak, Borneo 探险记

本贴最后更新于 378 天前,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事过景迁
点击展开正文内容

砂拉越,过去也称为沙劳越,马来语又称作「犀鸟之乡」(Bumi Kenyalang);位于婆罗洲(Borneo)的西北方,为全马面积最大的州,和沙巴( Sabah)同为马来西亚在婆罗洲领土上的两个行政区。首府为古晋市(Kuching),是全州的经济和政治中心。近二十年来,由于伐木业和棕榈油园的需求,让砂拉越原始热带雨林的消失比率成为全球最高。

作者|Peter Petersen(https://amazonas.dk/)

翻译|Flair Wang

当地特有的长鼻猴(Nasalis larvatus)

蝎虎(Flat-tailed House Gecko;Hemidactylus platyurus)在砂拉越的古晋(Kuching)附近很常见。它们似乎主要以蟑螂为食,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它们在人类住宅区中很常见的原因

我们发现的蝎虎最大个体总体长约为 12 cm

大火烧过的灰烬吸引了迪氏文蛱蝶(Vindula dejone)、红颈鸟翼凤蝶(Trogonoptera brookiana)和黄蝶(Eurema hecabe)这些蝴蝶前来

木蜂(Xylocopa latipes)在适当的光线下,翅膀上呈现令人惊艳的虹彩般色泽

这只红翅飞蜥(Draco haematopogon)飞过我们的头顶,降落在附近的树上

白艳粉蝶(Delias hyparete)

有时,只要很小的角度差异就可以拍出完全不同的照片。留意这只白艳粉蝶

月斑脉蜻(Neurothemis fluctuans)

一条小河旁的月斑脉蜻

这条快速流动的黑水河是一种特殊淡水鱼、也是一种热门观赏鱼的原乡。很高兴终于看到它们的生境

我们发现了星点爬岩鳅(栉头腹吸鳅;Gastromyzon ctenocephalus)。它们在岩石上啃食着藻类和生物膜

它们是日行性的,而且非常活泼,总是以敏捷的动作在大石头周围觅食及移动。这里的水温是 21 ℃

我们在这里发现的另一个物种是马氏枪吻海龙(Doryichthys martensii)。该物种属于海龙科(Syngnathidae)的一员。我们发现的最大个体约为 10 cm 长

石隆门 Bau

我们也在这样的清水栖地中发现了星点爬岩鳅。这里是砂拉越河右侧支流(Sungai Sarawak Kanan):座标 1°23’53.1″N 110°06’59.1″E

这只雄性星点爬岩鳅正处于繁殖期。这里的水深只有 15 cm 左右,流速很快

这就是星点爬岩鳅的栖地从上面俯瞰的样子

这里的座标是 1°32’23.1″N 110°08’45.8″E。我们在这里发现了许多有趣的物种

这是一对准备繁殖的星点爬岩鳅。雄鱼(前)轻触雌鱼并试着刺激她

沙拉迈条鳅(Nemacheilus saravacensis)以鱼及螺卵、蠕虫、昆虫幼虫和小型甲壳类为食

沙拉迈条鳅的体纹多变,并且可以立刻变换体色以进行伪装

沙拉迈条鳅通常会以 4-8 只的小群体生活。它们看起来很和平

越年轻的沙拉迈条鳅通常体色越淡,可能可以伪装得更好

黄翅金面飞狐似乎是砂拉越的常见鱼类。我们在最和缓及水流最快速的河流中皆发现该物种。它们以小群生活,有些个体则是独居的

我注意到大多数黄翅金面飞狐的鼻头上似乎有伤口和疤痕。但是我从来没有观察到任何打斗。我至今仍然不确定为什么它们会受伤

但是独居的似乎没有这种迹象。因此,也许黄翅金面飞狐在交配等过程中会互相伤害

黄翅金面飞狐的雄性和雌性似乎都存在这个问题

在距离模式标本发现地仅约 5 公里处,我们发现了黄点腹吸鳅(Gastromyzon stellatus)。个体约为 5 cm 长。留意尾鳍中的 2 条深棕色条纹。只有当鱼静止且鱼鳍折起时才能见到

黄点腹吸鳅的年轻个体似乎颜色较浅,但蓝色尾鳍仍然存在。与该流域的其他物种相比,本种在砂拉越河右侧支流似乎很少见。我只观察到不到 10 只个体。体长约为 3 cm

马当 Matang

我无法辨识出这种宝石兰(Goodyera sp.)。它可能是一个新种。婆罗洲已经登录有 1,700 多种兰花,但没人知道雨林中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种兰花

这里有 5 点鲫(西尔氏四须魮;Barbodes sealei)、网球虾(Atyopsis moluccensis)和大型红尾剪刀(Rasbora caudimaculata)。这里的位置是 1°36’46.4″N 110°12’10.5″E

蓝喉石龙子(Sphenomorphus cyanolaemus)的动作非常快。这是在它消失之前我唯一拍到的照片

在这条清水河中,我们发现了一些在水族贸易中熟知的淡水鱼

我的野生动物摄影师朋友──丹.奥尔森(Dan Olsen),与一只在树枝上约 20 cm 大的雌性人面蜘蛛(Nephila pilipes)。雄性小于 1 cm

野生动物摄影师──丹.奥尔森(Dan Olsen)

沙劳越灯是该州常见的淡水鱼。它可以长到 5 cm,通常在河流快速流动所形成的浅滩处发现

沙劳越灯似乎以水中漂流的碎屑和昆虫幼虫为食

砂拉越河中的少鳞拟髯鰕虎鱼(Pseudogobiopsis oligactis)似乎很常见。我几乎在每条溪流中都找得到它们。尽管我经常注意到它们在寻找小鱼苗和昆虫幼虫时,会吃进底床上的刷状藻和蓝绿藻,但它们似乎不会吃藻类

在马当(Matang),我们进入一种有趣的绿色热带淡水小鱼的昏暗栖地

这是我拍到的钻石红莲灯(Sundadanio margarition)最好的照片。由于栖地昏暗,我没有对这个物种进行任何有趣的观察

在通往更大的昏暗河流的一条黑水小溪中,我们发现了伊巴若姆斗鱼(Betta ibanorum)。该溪流的深度约为 15-20 cm

这条溪流的流速相对较快

即使这看起来不像是鱼类的群落生境,我们还是在这片浅湿的雨林中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物种。其中包括鲜红色的布朗温斗 鱼(Betta brownorum)和世界上最小的鱼类之一

我们遇见了细小微鲤(Paedocypris micromegethes),这是地球上最小的脊椎动物之一。完全长成只有 1.2 cm 左右。右边是雄鱼,中间是雌鱼

在这个被洪水淹没的雨林栖地中,我们进一步发现到火红两点鲫(Rasbora kalochroma)。深色的黑水群落生境就像一个大沼泽地。我在这里测到 25 ℃的水温

我们出色的导游 Michael Lo 向我们展示了真正的五间鲫(Desmopuntius pentazona)

这里最大的掠食者之一是分布广泛的线鳢(Channa striata)。该物种遍布东南亚大部分地区。它可以长到约 100 cm

线鳢可以通过鳃上器官在水面呼吸空气。这是干季水中溶氧降低时的完美适应

小径经常通往有趣的地方

雨水经常会带来新奇有趣的物种。但是河流中的能见度让我们无法拍到好的照片和影片

峇丹砂隆 Batang Sadong

这是一种尚未被描述的淡水虾。这种白纹长臂虾(Macrobrachium sp.)可能是新种,但当地人也许对它们很了解

在这条溪流中,我们发现了一种有趣的婆罗洲爬鳅。这里的水温是 22 ℃

杂色腹吸鳅(Gastromyzon farragus)于 2006 年被描述

杂色腹吸鳅似乎主要以矽藻为食

杂色腹吸鳅非常适合河流的急流。由于体型和鳍型,它们消耗的能量最少

杂色腹吸鳅具有非常独特的体纹

由于栖息地的丧失和污染,杂色腹吸鳅的族群很脆弱

在这里,我们还发现了黄翅金面飞狐

我还观察到一些蝌蚪,使我想起了南美的甲鲶异型鱼(Loricariidae)

这种蝌蚪是杂色腹吸鳅的竞争对手,因为它们主要也以矽藻为食

尼亚国家公园 Niah National Park

尼亚溪(Sungai Niah)是一条河流,您必须横渡才能到达令人赞叹的巨型尼亚(Niah)洞穴

尼亚洞穴蝎(Lychas hosei)正在吃一只灶马蟋蟀(cave cricket)

二齿猪笼草(Nepenthes bicalcarata)的前视图。在瓶子开口的边缘,您可以看到一些线,这些线称为唇肋(ribs)。沿着瓶子往下有两排刺被称为翼(wings)

二齿猪笼草的后视图。该物种实际上是该属中最大的。它可以长到 20 多米高,茎的直径可达 3.5 cm

蓝卑尔山国家公园 Lambir Hills National Park

在砂拉越蓝卑尔山(Lambir Hills)上的清水溪流。蓝卑尔山国家公园的树木在婆罗洲中具有最高的多样性。仅在 0.52 平方公里中就发现了超过 1,175 种树种

野生动物摄影师──丹.奥尔森记录了蓝卑尔山瀑布附近的阿卡莲斯斗鱼(Betta akarensis)的行为

在这个小水池相同栖地的水下景色,有着许多有趣的淡水鱼虾

在自然生态环境中的阿卡莲斯斗鱼雄鱼

这只雌性阿卡莲斯斗鱼很好奇,一直跟在相机后面。这里的水温是 23 ℃

婆罗洲蝉(Chremistica borneensis)的蝉蜕。它们的若虫会在地下生活七年,之后爬上一棵树,蜕下外壳

这条浅溪隐藏了该地区另一种有趣的物种

我们在蓝卑尔山大量发现的另一个有趣物种是图氏波鱼(Rasbora tubbi)。这种具有大口器的物种似乎主要以鱼苗和昆虫为食

蓝卑尔山一座瀑布所形成的水池

这条小溪是婆罗洲四间(Puntigrus anchisporus)的栖息地。我们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在下方的影片中,你可以看到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什么

一只螽斯停在我们的后照镜上。包含露螽亚科(Phaneropterinae)在内的螽斯科(Tettigoniidae)昆虫共有 85 个属,超过 2000 多个物种

我无法辨识出该物种。它看起来确实像是纽西兰原生的 Caedicia simplex,该物种已在婆罗洲的沙巴被登录,但这可能是一个误鉴

马鲁帝 Marudi

靠近巴兰河(Baram river)支流的汶莱(Brunei Darussalam)边境,我们正在寻找一种非常特殊的淡水鱼。栖息地看起来可能像这样

我们正在寻找的物种应该生活在黑水和清水栖息地中,我们的向导计划带我们到一个他曾去过很多次的极美之处

令人遗憾的是,这个令人惊叹的区域已被摧毁。现在这个栖息地已然消失。人们对棕榈油的需求与日俱增。越来越多的雨林被烧毁,土地被用来种植农作物。这些人工林的生物多样性仅占热带雨林中生物的一小部分

大火使大多数野生动物窒息。水面被灰烬覆盖,这使得鱼类甚至无法透过水面来呼吸空气。我把一根棍子插入溪流中扰动水面上的油灰

油灰溶解后,再次清除水面,鱼很快游上来呼吸。这片雨林是战狗斗鱼(Betta macrostoma)和许多其他物种的家

在马路的另一边,我们发现一条灰烬和淤泥较少的小溪。这里的雨林仍然相对完整,但是仍然在砍伐森林的附近。我们可以在此处观察并记录其栖息地及行为

这只雄性战狗斗鱼对我们的工作非常好奇。种名:macrostoma 的意思「大嘴巴」就如这张照片上所见,非常贴切。这里的水温是 25 ℃

巴哥国家公园 Bako National Park

巴哥国家公园是古晋附近野生动物的重要避难所。这个区域只有 27 平方公里,却保护了数千种动植物

在巴哥国家公园,砂拉越古晋(Kuching)附近红树林中的泽巨蜥(Varanus salvator)

红树林中的水位每天随着潮汐涨落四次。有些鱼类以惊人的方式适应了这个日常生活。有种鱼可以在陆地上行走

大弹涂鱼(Boleophthalmus boddarti)可以长到 22 cm。它们以藻类、甲壳类动物、小昆虫、蠕虫和鱼及蜗牛的卵为食

当红树林中的水位上升时,海中的鱼会进入被淹没的树林中寻找食物

我在砂拉越只能发现三种水母。叶腕水母(Lobonema smithii)、海蜇(Rhopilema esculenta)和珍珠水母(Mastigias papua),但这并不是这些种类中的任何一种。这种水母的直径约为 70 cm

雄性的伊巴若姆斗鱼有着细长的背鳍,在求偶夸示时看起来仿佛一种错觉。留意在这个黑水生境中,萤光蓝的鳍尖看起来跟背鳍的其他部分并不相连

这个伊巴若姆斗鱼的栖地中没有任何水草。我们只在这条河中发现挺水植物

伊巴若姆斗鱼是一个有趣的物种,似乎潜伏在这些小黑水溪流中。在许多其他的斗鱼物种中,我还没有看见过这种行为

在这条溪流中的伊巴若姆斗鱼很好奇。要让它们不要离相机太近几乎是不可能的

只有几缕阳光穿透水面。因此,这个伊巴若姆斗鱼的生境从上面看起来简直一片漆黑

完全长成的伊巴若姆斗鱼雄鱼约 10 cm 长,即使在很狭小的环境条件下,它们似乎也能接受彼此的存在

来自婆罗洲雨林的日落和砂拉越文化村(Kampung Budaya Sarawak)景色

这里的日落令人叹为观止,当然,光凭一张照片无法完全呈现这种如梦似幻般的色彩

正如您在这张照片上看到的那样,如果携带紫外线灯,很容易就发现蝎子。这是亚洲雨林蝎(Heterometrus longimanus)。世界上最大的蝎子之一。这只个体有 15 cm 长

这里的海岸线上有很多弹涂鱼和寄居蟹,但要注意咸水鳄,这是这里唯一危险的要素之一。水很混浊,所以等你看见它时可能已经太晚了。小心!

婆罗洲有许多带着陷阱的食虫植物(猪笼草)。这些陷阱是由特化的叶子所形成的,这些叶中含有消化液。这是小猪笼草(Nepenthes gracilis)

像其他物种一样,小猪笼草也会利用花蜜吸引并淹死它们的猎物。上面这两张照片看起来可能非常不一样。它们都是上位瓶

离地面较近的是它们的下位瓶。它们看起来很不一样。这是小猪笼草的下位瓶。两种类型的瓶子吸引着不同的猎物

这是莱佛士猪笼草(Nepenthes rafflesiana)。我们在该物种中观察到的最大瓶长约 20 cm,但其长度应能超过令人难以想像的 35 cm、宽度为 15 cm

瓶子的盖子充当屋顶。如果没有盖子,消化液会在阳光下蒸发或被大雨稀释。但是盖子也可以充当陷阱机制。当雨滴撞到盖子上时,猎物经常会被弹射到瓶子里。图中你可以看到莱佛士猪笼草变异极大

伦乐 Lundu

这条清水河在上方雨林的遮荫下,只有几缕阳光从树冠上洒落

在这些岩石之间,我发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物种

完全成熟的基氏吻棘鳅(Macrognathus keithi)总体长小于 25 cm。这种鱼似乎主要以鱼苗、鱼卵、昆虫幼虫和蠕虫为食

史东岸溪 Sungai Stunggang

在这个生物群落中,我们发现了大叩叩鱼(Trichopsis vittata)

大叩叩鱼似乎是一个非常强壮的物种。即使该地区被挖得乱七八糟并且水中充满了淤泥,但它们似乎仍在其中繁衍生息,而且我们发现数量还很多

大叩叩鱼雄鱼会在水面筑泡巢,使卵孵化。这样,它们就能更靠近富含氧气的水面

我偏爱水下照片,但是在某些生境中,水的清澈度不足以拍摄水下照。因此,我带了一个小型摄影缸,以原生境为背景,在里头放了一对大叩叩鱼

该沼泽的大部分区域都被水王孙(黑藻;Hydrilla verticillata)这种水草所覆盖

来自同一栖地的年轻露西亚雷龙(Channa lucius)

我无法辨识这种蜂。它在河边的一块岩石上休息

这是我们这次旅程所造访过的地方

特别感谢|Michael Lo

波浪绿叶辣椒榕(Bucephalandra sp. “Wavy green”) (Photo by Dan Olsen)

原文出处|https://amazonas.dk/index.php/articles/borneo

【鱼水圈APP下载iOS】 | 【鱼水圈APP下载Android】
2 回帖   
请输入回帖内容...